CAPITAL CORP. SYDNEY

73 Ocean Street, New South Wales 2000, SYDNEY

Contact Person: Callum S Ansell
E: callum.aus@capital.com
P: (02) 8252 5319

WILD KEY CAPITAL

22 Guild Street, NW8 2UP,
LONDON

Contact Person: Matilda O Dunn
E: matilda.uk@capital.com
P: 070 8652 7276

LECHMERE CAPITAL

Genslerstraße 9, Berlin Schöneberg 10829, BERLIN

Contact Person: Thorsten S Kohl
E: thorsten.bl@capital.com
P: 030 62 91 92

投资界F40专访 | 南山资本何佳:投资是件挺孤独的事儿

未分类
作者| 冯颖星

报道|投资界PEdaily

 

他是一名特别理性的投资人,却做着最感性的生意。出身技术,转型并购,创立基金,是他职业生涯最贴切的概括。他就是南山资本的创始合伙人——何佳。

见到何佳,本人要比照片上和气得多,对于记者提出的每一个问题,他的回答都很直接。毕业之前,他在清华CS校队拼杀,在方寸屏幕之上的杀伐决断。彼时的他大概并未清晰的预判屏幕的另一端,链接着自己的职业生涯。

清华毕业之后,何佳曾在空中网带领百人团队负责游戏业务,成为了国内最早一批从事移动互联网手游领域的专业人士之一。此后,又接连任职腾讯科技投资与战略规划高级总监、掌趣科技的董秘、集团董事及投资并购副总裁等职位,近80亿人民币的并购交易操盘下来,何佳手感颇佳。创立南山资本之后,斗鱼、企鹅体育、笑果文化……一个又一个明星项目投下来,对于当下甚嚣尘上的寒冬论,并没有太大体味。

态度之上,何佳和和气气,但掩藏不住的精英气。不同于别的投资人,他不按套路出牌,极其理性,当记者抛出一些主观性问题时,他会直接说,“这些问题不适合我,文化是感性的,但商业世界却是理性的”。

 

创立南山资本,不过是厚积薄发的结果

现在这个阶段是我最好的状态,有一种厚积薄发的感觉。

我大学学的是计算机,毕业之后做技术,很快就转型做了产品、销售与管理。从整个时间轴上看,算是以技术为起点,在业务层有8~10年的积累,然后去做腾讯一级市场投资,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叫CVC。后来去做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的投资并购,同时也做了市值管理与定增的工作。把这些所有经历串联在一起去,我才能出来做基金,南山资本是我过去十几年所有认知的变现,算是厚积薄发的结果。

我把整个基金定位在泛文娱的赛道上。对其他基金来说,文娱只是一个赛道,但却是我们全部的投资方向。这个定位最核心的原因是,我认为泛文娱在中国经济发展中还处于早期阶段,未来有大量的红利会到来,这些红利包含用户端的需求、代际的变化、技术发展所带来的机遇。文娱的需求是多样的,在满足不同人群的时候,会出现很多新的内容供应商,这会是一个大品类,比如说未来5G时代的到来,AR、VR的技术变化所隐藏的潜在机遇。

我们这一代的投资人,跟前辈投资人有很大的区别。他们起始于VC/PE行业的早期,有大量的机会存在,于是生成了极为广泛的TMT品类投资。行业日渐成熟,我们这一代的投资人多是在产业链中成长起来,有自己的专业,所以我们对某一赛道的理解会更深入。产业链中成长起来的投资人对文娱赛道的认知理解,与纯财务投资者的视角是不同的,这是我们的优势。

之于产业互联网、AI、医疗等这些很火的赛道,我还没去想,目前也没有打算。投文娱,我还没有做到让自己满意,那就接着做吧。

 

看准的项目,先投进去,再加码

在投资上,我从来不纠结,要么投,要么不投。在合适的时间,放合适的钱,这是我的投资逻辑。

说到典型案例的话,笑果文化算一个。2016年下半年我跟笑果文化的联合创始人贺晓曦聊了四个小时,当晚就给了投资意向,人家并没有接,因为人家也还要再看看其他人,当时的情况是,由于各种渊源,他们更为倾向CMC。但我确实非常理解和看好笑果文化的方法论以及他所处的产业链,他们远远超过综艺公司的价值。最终在那一轮的融资中,我还是极力争取了一些投资份额,当然份额并不大。

所以我想表述的是,我一定要把我喜欢的项目先投进去,份额的多与少并不重要(当然能多投最好),投不到也要投。先投进去是为了后续加码,一旦认准了一个企业的方向,我永远是看终局,短期的估值与份额并不重要。

目前,笑果文化的每条业务线都朝着良性的方向健康发展,进一步验证了南山当时的投资判断,南山也于今年继续加码了笑果文化新一轮的融资。正如之前所说的,对于优质的项目,只要我先投进去,就能在未来对这个项目的信息了解更多,进而我们就可以在合适的时间点,放更多的钱进去。

 

监管从未放松,投文化就要各显神通

与去年相比,大家总觉得监管有些加强。其实对于监管而言,我们需要拉长到二十年的时间维度去看,对于文化行业的监管,其实是跟我党的监管政策是一脉相承的。

我国对于宣传、文化方面向来非常重视,所以回看20年,文化监管从来没有放松过,现在相比之前的力度来讲,某种程度上甚至更开阔了。至少在游戏方面,虽然业内依然经常探讨版号的问题,但也不会说游戏是洪水猛兽了。整体大环境上,随着80后、90后的成长,我们对于游戏、国漫之类的心态也更加得开放。

之所以觉得监管突然严格,一个重要的原因是,经过了2012年以来的空前繁荣期,资本铺天盖地地进入文化产业,政策突然踩了一脚刹车,我们在心态上并不习惯。再者,这种监管对大家来讲也是一视同仁的,并不是说我对南山资本投的企业特别严,对其他的企业就不严。同样的监管尺度之下,还是会有很好的文娱的公司成长起来,比如说我们投过的斗鱼、笑果文化等。我们坚信文娱大消费市场是存在的,我们要从中挖掘“老司机”,从而生产出更多有需求的文娱的内容给到用户。

作为基金市场投资人,好的企业投进去,剩下的就是八仙过海,看自己的水平了。之于同行之间的经验,我也时常会跟大家交流,但每个人角度不同,大家的认知也会产生很多的变化。我更倾向与与自己相近的投资人,当然基于不同的方法论,大家会有相当的信息差,所以没有必要过多参考别人的意见。你有你的认知,根据你的认知做一个判断,做投资人挺件孤独的事。

Post a comment